动物保护在中国

设置字体大小:【 】 【打印】 【页面调色版  发布时间:2017-09-05


张丹:以关怀动物为关怀生命的起点

张丹家里有38只猫,它们要么是流浪猫,要么是受虐待的前家猫。社会新闻里,这样的人往往有一丝悲情:性格孤僻、家中凌乱、亲朋无法理解纷纷疏远,他们本人看起来比动物更需要救助。

但张丹颠覆了这种印象。她外表优雅纤弱,谈吐谦逊。因为救助流浪猫,她踏上了动物保护之路:联合发起动保网、中国动物保护记者沙龙;抗议活熊取胆,取缔养熊业;呼吁拒吃猫狗肉,斩断猫狗肉消费黑色链条;倡议演艺界善待影视娱乐业中的动物;呼吁拒绝皮草,做关怀生命的消费者;倡议导盲犬畅行;提倡正确放生和广义放生......

作为世界动物日中国大使,在张丹看来,虽然动物保护公益事业在中国起步不久,但爱护动物、保护动物绝非西方舶来品,护生戒杀是中国自古以来就有的优良传统,只是不幸被现在很多人淡忘了。

"20多年前,很多中国人并不觉得环保有多重要,但如今从官员到老百姓,几乎言必谈环保。今天的'动保',就像20多年前刚起步时的环保,同样也被边缘化和污名化。无论如何,善待动物,尊重生命,是21世纪的普世价值观。"张丹说。

保护动物就是保护人

去过位于北京木樨地的张丹家的人,都诧异于这个家的整洁。每只猫都干净爽利,神采奕奕,每只都有自己的名字和档案。

张灵灵是2003年10月张丹收养的第一只猫,当时好不容易才从虐待她的邻居老太太家抱了回来。14年来,先后有几十只猫咪因为各种机缘走进这个她称之为"张家猫窝"的家,灵灵早已从独生女"沦为"几十分之一了。

"各种'没办法'、各种'不得已'......只好抱回家,估计这是大部分像我一样的流浪动物救助者的真实写照。没有谁会两眼瞪得溜圆满世界寻觅流浪动物,一旦发现便高呼'乌拉'兴高采烈往家带猫带狗的。"张丹笑着说。

"每一只最终被带回家的流浪动物,最初可能都并不是'被希望''被需要'的,千言万语只能归结为缘分,或者毋宁说,这些动物都是自己找上门来的。"

这些猫中最有名的莫过于LUCKY99,这是一只出生40天便遭遇严重车祸的乡下流浪猫,经过两次大手术成了一只"三脚飞猫"。它跟着张丹走进清华大学、日坛中学、中关村小学的多个讲座,深受年轻人和小朋友的喜爱,堪称"网红喵"。

作为首席"铲屎官",张丹忙累并快乐着,她熟知每一只猫的个性特征与健康状况,甚至饶有兴趣地记录和解读猫咪们脚踩键盘打出的"大作"。

张丹说做"动保"看似一味地付出,实则收获远大于付出:一是收获了动物朋友们毫无保留的信赖与依恋;二是认识了许多可敬可爱、可叹可赞的志愿者朋友。

动物保护涵盖六个领域:农场动物、伴侣动物、实验动物、表演动物、试验动物、野生动物。在中国,发展最迅速的是对与人类关系最密切的伴侣动物的保护。志愿者们并非出于一时的怜悯之心,而是了解国际最先进的理念和实践,例如TNR(诱捕-绝育-放归)。

当小区里出现了耳朵上没有记号的新的流浪猫,志愿者们就会架设诱捕笼,放上妙鲜包,将猫咪捉住后带到合作的动物医院实施绝育;出院康复后再放归原来的小区,前提是这个小区有人负责"群护"-每天投放干净的食物和水。

"为生活在社区和公众场所的流浪猫做绝育,怎么强调它的重要性都不为过。国外几十年的实践证明,这是从根本上控制流浪猫数量的最科学、最人道的方法,也是中国各地流浪动物救助者、救助机构的工作重点。"张丹说。

张丹最常被问到的问题是:为什么要选择保护动物而不是保护人?有这些精力关心动物,为什么不去帮助失学儿童、下岗工人?一开始,张丹总是耐心地解释两者不仅不矛盾而且相辅相成,多年来她还帮助着一些热心"动保"的残障人士。但后来她发现,许多人只是想"审判",被问疲了,温和的她也会反问,那您一定帮助过很多失学儿童和下岗工人吧?对方几乎都会语焉不详:那倒也没有......

"实际上他们既不帮助动物,也不帮助人。照此逻辑,中国少数边穷地区,还有一些孩子吃不上饭,北上广深的高消费餐饮娱乐场所是否应该被禁止?"

张丹说,问这些问题的人,潜在的逻辑是将人和动物完全对立,但世界上并无任何一个孤立存在的动物问题。"仔细想想,任何一个动物问题,根源都是人类的问题。不文明养狗导致他人反感是宠物主人的素质问题,碳排放量大的农场动物因为人类食用而存在。"

对"动保"人被某种程度地污名化,张丹感到痛心和可悲。

"如果一个人能够爱非同类,爱动物,那他更不可能伤害同类,更不可能制假、造毒、支持战争。保护环境、保护动物,就是保护人。不虐待动物、在不得已利用动物的过程中尽量避免给它们带来不必要的痛苦,保障它们的基本权利,正在成为全球的共识,因为说到底,我们这些人类动物与它们这些非人类动物同为一个生命共同体。我觉得,以关怀动物为关怀生命的起点,是一个向上向善的选择,对孩子们来说尤其如此。"

在多年的"动保"实践里,张丹也在不断地学习和成长。最初看到现实的残忍、动物的惨状常常夜不能寐,现在,她只考虑自己能做什么并付诸行动。

呼唤《动物保护法》

张丹20世纪60年代生于四川成都,80年代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曾供职于多家媒体,现供职于美国《财富》杂志。作为动保网、中国动物保护记者沙龙联合发起人、世界动物日中国大使,张丹编有《动物记》,著有《那些刻在我们心上的爪印》,译有《小狐狸救衣记》,并曾获得番石榴零皮草影响力特殊贡献奖、首届亚洲动物福利奖安德鲁奖之杰出媒体贡献奖、中国动物保护与管理法制促进奖之媒体奖等。

张丹说,自己和其他志愿者都得了"动物保护法饥渴症",他们非常期待《动物保护法》的早日出台。这既是动物朋友的福祉,也是社会进步的象征。

这几年,中国在拒绝食用鱼翅等方面进步明显,导盲犬开始可以进入交通领域,但没有立法的"动保"领域任重道远。

"平心而论,我们这个社会中真正恶意伤害动物的人并不多,更多的普通人对待动物的态度是冷漠而不关心。迫害动物的罪恶,其实是一种平庸的罪恶,是一种思考能力的缺乏,一种关注重视的缺乏。"清华大学科学技术与社会研究所副教授蒋劲松说。

动物保护意识的淡漠也可能出于不知情。每年六一儿童节之前,张丹等"动保"人都会呼吁家长不要带孩子们观看马戏。许多人不了解,马戏表演在国际上已经日薄西山,著名的太阳马戏团其实已经一只动物都没有了,这是与时俱进的必然结果。

"马戏团的训练是非常残忍的,所有的动物表演,无论是老虎钻火圈、黑熊拳击、猴子骑单车还是大象倒立,其本质都是严重违背动物的意愿和天性的,都是将人类的快乐建立在动物的极度痛苦与恐惧基础上。同时,现代的动物园都在向科研科普和宣传保护教育的方向发展,而非单纯的展示和简单的娱乐功能。"张丹说。

信息来源:今日中国 | 责任编辑:盘羊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