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劲松:动物保护的核心价值是尊重生命

设置字体大小:【 】 【打印】 【页面调色版  发布时间:2017-09-10


蒋劲松是清华大学科学技术与社会研究所副教授,中国自然辩证法研究会青年工作委员会副主任,动保网联合创始人。多年来,他先后在清华大学举办了41期的动物伦理学与护生文化系列讲座,并举办了多次大学生"动保"夏令营。关于动物保护,蒋劲松有着积淀多年的思考。

施迅:中国"动保"的现状如何?

蒋劲松:这些年,中国在动物保护方面发展很快,民众的"动保"意识有了很大的提高,但是基础比较弱,民众的认知还不够,"动保"组织实力很弱,运作也还很不规范,还有巨大的发展空间。与发达国家相比,共同点是无论历史、文化、现状有多少差异,但广大民众本质上都很善良,呵护生命,关爱动物都是可以引发共鸣的。

施迅:近年来,中国官方与民间在动物保护上做了哪些重要的事?观念上有哪些变化?

蒋劲松:国家住建部在反对动物表演方面出台的政策值得表扬,但是,具体落实情况仍然需要完善。政府在反腐败上的大动作,客观上对于一些歪风有所遏制。中国动物保护的工作在民间非常活跃。民间组织重视彼此联络交流,开始总结过去动保策略的不足,提倡规范动保组织的运作。观念上,从过去主要是从事直接救助,发展到越来越重视推动立法,重视宣传和教育。这些进步长远看非常重要。

施迅:中国哪个动物保护领域发展较快,为什么?

蒋劲松:我认为主要还是伴侣动物保护和素食推广。这两者都是由于关注的人多,推动的力量大,国内外交流较多,国内发展空间巨大。

施迅:您曾阐述过"动物保护的三种思路"(把动物作为资源来保护、把动物作为可以感知痛苦的生命来保护、动物权利论),是否社会越发达,动物权利越高?为什么?

蒋劲松:当然,社会越发达,人们越能够尊重其他物种,越能够关注其他生命,权利的意识也就越发敏感。这是因为人们在自己的基本生活目标满足之后,更容易关注其他生命存在的状态。

施迅:如何理解"动物权利"?

蒋劲松:"动物权利"其实就是人权的一种扩展。在接受了人权理念之后,只需突破人类中心论,"动物权利"不难理解。向中国老百姓解释"动物权利"并不像想象得那么难。因为中国文化向来是强调人与其他生命形式之间存在连续性和共同性。只是中国文化不是很强调权利观念,不是很突出原子化的个体,但是,现在中国人的"权利"意识也在大幅度提升,尤其是在年轻人中,宣传"动物权利"其实是并不难的。

施迅:如何看待文化、传统民俗对动物保护的影响?

蒋劲松:文化多元性的确是非常重要的价值,但是它并不能构成对动物保护这样原则的否定。文化传统也好,民俗也好,自身也在接受价值原则的批判与审核,也在不断的改变和调整。另一方面,"动保"要想在某个地区深入落实,也必须要与文化传统和民俗很好地融合。

施迅:在中国推动"动保"的是怎样的一个群体?

蒋劲松:目前尚没有系统研究,应该说各种背景的人都有,有白领、知识分子、草根、社会名流等。他们的共同点就是对生命的关爱。目前,在中国社会上存在对"动保"人士的刻板印象,也存在严重的污名化现象,但是,这一现象正在发生改变。

施迅:有一些中国民众认为动物保护志愿者偏执、过分推崇动物权利,您怎么看待这个现象?为什么会有这种印象和隔阂?

蒋劲松:大多数中国民众对"动保"志愿者这个群体了解不多,仅凭少数不正确的资讯来判断,因此形成了严重错误的刻板印象。当然,一个人数众多的群体中,有可能鱼龙混杂,良莠不齐。但总体说来,中国"动保"人是有爱心,长期奉献值得钦佩。事实上,中国"动保"人是中国善于研究法律,具有法律意识的群体。

客观说来,这种错误刻板印象的形成,中国"动保"人自己也有责任。那就是一味将资源全用于救助动物,向社会的宣传做得太少,现在很少有中国知名的"动保"作家,这与环保的情况完全不同。但是,情况也在改变中,新一代的"动保"人开始熟练应用新媒体,善于开展动保宣传。

施迅:现在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加入素食的队伍,您认为吸引他们的是什么? 与"动保"有无关联?

蒋劲松:素食在个人层面是最彻底的"动保",也是推动其它动物保护议题的重要同盟军。素食者有多种动机,但是,保护动物,让动物免于杀害和痛苦,总归是核心的动机之一。从这种意义上说,中国素食潮流就是中国"动保"发展的一支重要力量。除了动物保护之外,健康养生、关注环保也是素食发展的重要动机。我认为,这个群体是中国"动保"领域中做得比较成功的,善于将素食宣传与时尚链接,有许多经验值得借鉴。

施迅:有文章提到您在推动动物保护夏令营和冬令营,那是一个什么样的活动?

蒋劲松:这是面向全国大学生的动保教育活动。内容涉及到伴侣动物、野生动物保护、中国传统文化与动物保护,西方动物伦理学等内容。我们今年已经举办了第五届动保夏令营,还举办了三届禅茶素食夏令营。内容虽然各有侧重,但是,"动保"、素食都是共同的内容。这样的活动对于向大学生传播动保理念和知识很有意义,可惜现在举办的还是太少,希望能有更多的机构组织举办更多类似的夏令营、冬令营。

施迅:新修订的野生动物保护法里提到,不当放生要负法律责任。您对放生有何建议?

蒋劲松:我曾经写过一篇"如实理性看放生",比较系统地表达过对放生的看法。不当放生的确很严重。放生本是中国大乘佛教保护动物非常有创意的慈悲举动,但是,现在由于因缘改变,再加上许多人教条机械,贪恋功德,把好事办出了问题,非常可惜。正确的做法应该是与专业人士合作,在专家指导下,如法如理地开展放生。但是,这样的确门槛很高,普通人难以做到。所以,我认为最近兴起的采取请客吃素的方式来进行的"奉斋放生",应该是在当前的条件下,适合普通人放生值得推荐的新模式。

施迅:中国传统文化怎么看待护生?

蒋劲松:要想在中国推广动物保护,必须要充分发掘中国传统文化资源中动物保护的相关内容。幸运的是,从本质上说,以儒释道三家为主要内容的中国传统文化,是对动物友好的文化。现在要做的是深入研究,阐发中国传统文化中的护生内容。目前做的人还太少,空间很大。

施迅:动物保护对一个社会的意义是什么?客观上是否对中国走向世界、参与国际事务也有影响?

蒋劲松:动物保护的核心价值是尊重生命。它是一个社会文明稳定的标志和最大力量。所以,无论如何评估其意义都不为过。因为动物保护是人类共同的情感和价值,因此,它本身是超越国籍、民族、政治观念、宗教信仰的。我们中国今天走向世界,参与国际事务,要想获得更多的理解和支持,做好动物保护是我们必须做好的规定动作。

施迅:您认为中国动物保护当下最亟待解决的问题是什么?

蒋劲松:千头万绪,最关键的还是,抓紧推动"动保"立法和放宽"动保"组织成立注册的限制。

信息来源:来自网络 | 责任编辑:盘羊管理员